《苏峰仪专栏》惟愿苦难平息,邪谬不再重演

2020-06-10 评论 291
《苏峰仪专栏》惟愿苦难平息,邪谬不再重演

「死亡行军」,这个名词最初的意涵是指二战期间的末期,德国纳粹知道大势已去,随着集中营的解散,囚犯遭驱逐被迫做长距离的行进,期间大量的囚犯被虐待杀害。1951 年 5 月 13 日,父亲从军法处看守所被移送到基隆码头,在严密的押解下,囚犯两两铐着,朝着未知的目的地行进,等待他们的不知是怎样的命运,内心的惊惧惶恐可想而知,要说这是死亡行军也绝不为过。

父亲的白色恐怖受难故事,只是那个荒谬时代千万受难者当中的一个平凡的见证。他曾经说过,我只有被判十年,算是不幸中的大幸,同案中数名优秀的台大医师不幸遭枪决遇害。十年绿岛的流放岁月,有些人不堪禁锢而精神异常甚至自杀。对父亲来说,幸运的是他的医疗专业让他在火烧岛的苦闷岁月得以发挥,成立医务所对于荒岛上的 3,000 名受难者,狱吏及居民是必须的措施,但也因为如此,让他苦闷绝望的心情可以转移寄託在医治看诊的活动上。

《苏峰仪专栏》惟愿苦难平息,邪谬不再重演

十年的光阴就这样过去,那应该是一个人最精华的时光。这只是个时代的悲剧与苦难吗?这样子的苦难有没有意义?从某方面来说,白色恐怖受难者替我们承担了人类邪恶所导致的苦难。如果这样的苦难有意义,那幺我们后代的人就必须去思考这不义的原因何在,要如何让这些作恶者的逼迫从此不再发生。

愿父亲及其他难友们的苦难就此止息,后代子孙不要再生活在极权恐怖统治的阴影下。但是人们必须正视这种邪恶,防止并抑制它们的再度发生。黑格尔说:「人类唯一从历史中学到的教训,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教训。」虽然是悲观的论调,但也指出了问题的所在:人类太容易遗忘,在骄傲自私中犯罪却自以为义。转型正义的目的,不仅是要釐清不义的原因和源头,更重要的是要在教训中杜绝邪恶的发生。于今的解决之道,唯有让后代彻底认识并了解这些恶事的原因,找出不义的起源和加害者,给予适当的制裁,并且深切反省,透过教育让后代能明辨是非善恶,从公民的觉醒和制衡的政治体制中,来杜绝邪恶种子的再度萌芽。

父亲曾说:「主的祈祷文教导我们,在祷告中要祈求赦免阮的辜负,亲像阮也有赦免辜负阮的人。」但是到底谁是我应该赦免的对象呢?」当作恶者不承认自己有罪、有过错,赦免还有意义吗?20世纪最伟大的护教家 C .S.Lewis 曾经分辨了宽免及赦免的含义:「宽免恶行, 便是视恶行恍若无物,视恶行恍若善举。然而,赦免必须同时具有施与也有接受,才算完整。所以,只要不认罪,就无法接受赦免。」(《痛苦的奥祕》,宋伟航译)。因此事件的加害者、首谋者是谁?谁应该负起最后的责任?主要的执行者及协助执行者是谁?这些问题如果没有釐清的话,转型正义永远无法完成。因为后代根本无从认识、辨明不义与邪恶的根源在哪里,人类在人性上的脆弱,如果没有时时刻刻给予提醒及反省的话,很容易又朝着「平庸的邪恶」前进,黑格尔的魔咒不断地在人类历史上重演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《苏峰仪专栏》惟愿苦难平息,邪谬不再重演

最后要感谢昭勲兄发挥考古学家般的精神,四处探访蒐集资料,详细考证各个时期的典章制度,找出许多都连至亲都未曾听闻的轶事,鉅细靡遗地详述了父亲的一生。昭勲兄一向关心转型正义,对于白色恐怖史料的蒐集不遗余力,希望本书的出版及更多白色恐怖时期真相的发掘,可以让转型正义以及世代间的正义得以实现!也希望我们能学习犹太人面对悲惨历史的智慧:「不可忘记邪恶的人对你所做的事,我们希望不再有这种事情重複发生。」犹太人不教导小孩复雠与憎恨;「只要他们真心悔改我们愿意宽恕他,因为历史是往好的方向前进的,记住只有上帝才可以伸冤复雠。」(罗 12:19)

《苏峰仪专栏》惟愿苦难平息,邪谬不再重演Todes Märsche 死亡行军──从神童到火烧岛叛乱犯:苏友鹏医师的一生
    作者:龚昭勲出版社:前卫出版社出版日期:2018/05/13读册生活购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