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英语研究室》:当「上海」成为动词,将有损这座城市的形象

2020-06-10 评论 423
土耳其与火鸡

以前在学校学到japan是「黑亮漆」的时候有点惊讶,据说是战国时代来到日本的西洋人把日本特有的「漆」和「漆器」称为japan。也有说法是因为西洋人把漆器表面撒上金、银、锡粉做成图案的「莳绘」带回欧洲之后,变成基督教祭祀用的道具才有了japan的说法。就像「陶瓷器」的china也是从中国输出到伊斯兰圈和欧洲,才有china这个说法的。

跟japan和china一样既是地名又能代表其他东西的,还有Turkey「土耳其」与turkey「火鸡」。自从移民美洲大陆的清教徒宰杀广泛栖息于北美的火鸡,庆祝第一个感恩节之后,火鸡大餐成了每年感恩节桌上不可或缺的佳餚。

感觉美国跟土耳其相隔如此遥远,turkey(火鸡)和Turkey(土耳其)的称呼应该纯属偶然。经多方查证之后,原来两者大有关係。在北非还是鄂图曼土耳其帝国统治的时代里,栖息在非洲的珠鸡经由土耳其商人之手,从现在是利比亚首都的的黎波里(Tripoli)出口到欧洲,之后欧洲人把珠鸡称为turkey。来到北美的欧洲人分不清珠鸡与火鸡的不同,便把火鸡冠上turkey的名称。

炸薯条和french fries

把吐司浸泡在用蛋和牛奶打成的蛋汁里,再用平底锅煎成金黄色,就成了French toast「法式土司」。早在4、5世纪的欧洲就有类似食物的记载,之后主要藉由从法国迁居到北美的移民创意,在其中加入各种变化,使法式土司成为可口的食物。

另一个用到French这个字的美国食物是French fries「炸薯条」,但日本人自创英语把它叫做「fried potato」。大部分的美国人对French fries的理解是「法式」薯条,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期间,有些美国餐厅不满法国对美国的批评,而把French fries改为“Freedom”fries,以示抗议。

其实French fries的French跟法国(France)没有关係,而是来自烹饪用语的French-cut,「切成细长条」、「切成丝」的意思。所以French fries是把马铃薯切成条状再放入油炸的意思。有次我对一个美国朋友提起这件事,让他非常震惊,据他形容这个新发现「足以颠覆六十多年来的人生观。」

披头四的「挪威家具」

在国名与该国人民、语言的称呼上显得有趣的是「挪威」的Norway。挪威的正式名称为the Kingdom of Norway「挪威王国」,而「挪威的」、「挪威人(的)」和「挪威语(的)」是Norwegian,中间有个g,用片假名来标注其英语发音就成了「挪鲁威酱01」。

这让我想起了披头四的〈Norwegian Wood〉(John Lennon/Paul McCartney作词‧作曲),日语翻成「挪威的森林」,村上春树的同名小说也是以这首曲子作为开头与结束。

但很多人应该都知道这首曲子的日语标题正确应该翻成「挪威的家具」,如果是「森林」的话要用woods才对。

对于〈Norwegian Wood〉的歌词解释也存在不同看法,在超级歌迷之间形成永远的谜。其中一派的解释是这样的,贫困的英国劳动阶级住的公寓室内多是用便宜的挪威木材装潢而成,摆的也是挪威产的简陋家具,这首歌的歌词就是描写住在这种房间的贫穷恋人。

歌词归歌词,我想的是,如果当初日语标题翻成「挪威的家具」,或许就不会诞生《挪威的森林》这本名着了。

Tokyoite是「东京人」

纽约客叫New Yorker、伦敦人叫Londoner,罗马人却不比照相同作法在地名后面加个-er了事,他们叫Roman。巴黎人也不叫Pariser,而是Parisian。后面两组是属于在地名后面加-an或-ian的情况。

但还有一种是以-ite结尾的,像东京人、东京都民就属这一派,叫Tokyoite,发音是/tóukioàit/。其他还有「京都人」Kyotoite、「莫斯科人」Muscovite(也指俄罗斯人)、「雪黎人」Sydneyite,以及「温哥华人」Vancouverite等。

当上海成为动词的时候

Shanghai是位在中国东部长江河口附近的港湾都市「上海」,当第一个s小写变成shanghai的时候,竟然可以当动词使用,是「诱拐上船」的意思,但现在知道这层意思的人已经很少了。

19世纪时欧美的船只为了募集船员,组织了「强行招募队」,他们利用巧妙的手法拐骗年轻人上船,只要在港湾附近的街上看到强壮似乎能适应海上生活的年轻人,就会接近对方,一起喝酒、吸食毒品,再趁对方失去意识的时候把他抬上船。

当年轻人醒来,吶喊「放我回去」的时候,船早已出港来到海上。前往上海的船尤其盛行用这种手法招集水手,shanghai也成了动词「拐骗」、「绑架」的意思,跟kidnap是同意。顺便一提,shanghai的过去式和过去分词都是加-ed,变成shanghaied。

shanghai这个字毕竟有损已经成为代表中国近代发展都市的上海形象,读者在使用时最好低调一点。之所以在这里做介绍,主要是基于保护濒临死语的心态。

相关书摘 ▶《英语研究室》:当我学到「red-handed」,惊觉英文真是厉害的语言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英语研究室:从语源、用法到文化记忆,连老外都惊叹的趣味英语应用163选》,麦浩斯出版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小泉牧夫
译者:陈芬芳

打开天窗说亮话“talk turkey”为何和火鸡有关?从密苏里州来的人“from Missouri”不能随便唬弄?除了die之外,形容到期的expire和从饭店退房的check out也有死亡之意!截止日叫deadline,其实是从囚犯离开监狱17英尺就会被射杀的死亡线而来!滚石不生苔A rolling stone gathers no moss在美国用来劝人要持续变化、在日本却相反!?

收录大量日常生活会用到的单字、惯用语,道地俚语
涵盖11大主题──人生、工作、诙谐、恐怖、动物、人体、植物、色彩、人名、地名、数字

从有趣的典故由来到应用情境,探索拥有丰富意涵的英语表达精髓
无论初学者或多年英语学习者,都能从情境叙述中自然记住各种字句使用法

从时空背景解说该用语的由来脉络,知其所以然更能帮助记忆介绍如何用不同说法表达同一种状态,拓展英语的表达应用深度从语言学习不同国家及文化的思维方式《英语研究室》:当「上海」成为动词,将有损这座城市的形象